后地九月枣儿红

2018-09-19 11:06 高朋远 贾晓伟 三门峡校园网

当九月的秋风抚过黄河岸边那片广袤的沙土地的时候,后地的枣便开始渐次红艳。
    这一片渐次被红色弥漫的枣林甜蜜了后地的每一粒沙土,甜透了每一个后地人的心和每一个在枣林间雀跃的生灵,更是蛊惑着我这个外乡人前往后地枣林徜徉的心。
    来峡市二十余年,后地之名可谓稔熟,后地的枣亦没少在唇齿间缭绕回味。后地,在这个城市诸县区林林总总的地命中,在我心中已是一片不同寻常的所在。每当秋风飒飒中,看到街上后地的卖枣人,心中便有着对后地枣林的美丽想象。
    可尘事纠绕,忙于衣食奔波,后地与我始终是清梦一个。
    这个秋天,不经意和朋友再次提起后地枣林,竟意外的促成了后地枣林之行。
    这是我与这个叫后地的地方冥冥之中注定的缘分。
    车行在前往后地的高速路上,我的心如鹿跳,激动得难以自已。下了高速便到了灵宝行入乡间公路,便已是进入灵宝经内,车窗外来往的农人荷锄而过,浓重的灵宝土腔自车窗外传来,憨厚朴拙,别是一般乡野韵味。
    “到了!到了!”当一片枣林在车窗外闪现的时候,同行的旅伴便惊呼起来。
    推开车门,后地的秋风便豪放而爽洁的拥抱了我,郁郁葱葱的枣林也随之映入眼帘。我知道,我的双脚此刻已实实在在的踏在了我梦寐了二十余年的后地土地上。
    丰收的年景,丰盈着后地的田野。路旁冠盖如云的枣树上挂满了密密麻麻的枣子。红的如温润的玛瑙,绿的如莹莹的翡翠。鸟雀在林间跳跃,唱起一支支甜甜的歌。看着这满树的枣子,我们经不住诱惑,便纷纷走入路边的枣林伸手摘下一颗颗枣子,大块朵颐起来。那吸纳了日月之精,攒足了黄河砂土之华的甜甜枣子,让舌尖上的味蕾瞬间亢奋起来,那亢奋,由舌尖蔓延至肺腑,进而扩漫至全身。虽然儿时也常吃故乡田野上的枣子,但个头,口感,甜度是远不及这后地枣子的。
    正在品尝后地枣的当儿,一个壮硕、皮肤黝黑的汉子骑着摩托车在我们面前停下来。我们一阵惊慌,疑是这枣林的主人发现我们“偷枣”,前来诘责问罪。谁知这位慷慨朴实的枣林主人竟说。“怎么样?味道还好吧?今年管理的好,枣子结的稠”。我们见他并无恶意。就和他聊起了枣子的事。他说,白露后枣子全面成熟,甜度最高,你们现在来的尚早。要吃枣,还是到前面古枣林,哪里的枣树有将近千年的生长期。我可以带你们去。
    在这位后地汉子的带领下,我们很快便到了最富盛名的后地古枣林。
    果不其然,这里的枣子不但长相周正而且味道也比路上枣林的好得多。枣林的景观道旁停着几辆前来观光吃枣的旅人车辆,枣林里穿梭着人影。我们下了车,便踩着松软的沙土地走进了这片古枣林。看,这几棵。已经有八百年的历史了。说着,这位带路的后地向导,从树上摘下一颗又大又红的枣子递给我,让我品尝。吃着着绵甜的枣子,凝视这几棵古枣树,我感慨万千。
    它们古拙苍劲的虬枝,傲然伸展,收聚着天空的祥瑞之气;它们将根系深深地扎入黄河岸边砂土地的深处,吸纳着大地的甘甜乳汁,久经岁月风雨却依旧蓊郁苍翠。它们目睹了这片土地上我们知道和不知道的沧海桑田的变迁,记录了黄河岸边中华民族壮怀激烈的历史。它们沉默在天地间,是一本本意蕴深长的无字大书。
    “快登上瞭望塔看看!”朋友对我招呼道。登上枣林旁的瞭望塔,环顾四周,这枣树延伸在弥散的秋岚里看不到边际,好似一片壮观的枣树海洋,让人叹为观止。而我们则像芥子一般漂流在枣林海之上,显得是那么微不足道。
    徜徉后地枣林,品尝甘甜的后地大枣,不可忘了后地村、后地人。后地村是统领这片万亩枣林的王殿,后地人便是这枣林“千军万马”的王者。同行的贾记者和后地村的村委主任联系后,村委主任康主任便赶来迎接我们,并让我们摘些大枣回家品尝。


    山川不同,风物便不同。在故乡,村寨山岭见得多的是高大的白杨树和茂盛的洋槐树。进了后地村,只见房前屋后尽是高大蓊郁的枣树,繁盛的枣子挂满了枝桠上,垂落到地上。一阵秋风抚过,一串串枣子像调皮的孩子一般在树上打秋千。村里的店铺招牌和宣传画几乎都和枣子有关,一面粉墙上的鲁迅像及画像傍题写的鲁迅先生称赞灵宝大枣的话语:“灵宝大枣品质极佳,为中南所无法购得”格外引人瞩目。让人深切感受到后地大枣的声名和枣子在后地人生活中所占的分量及他们对枣子的醇厚情感。
    在村委大院,热情朴实的村主任接待了我们。闲聊自然是围绕后地村的枣子展开。说到枣子,康主任嘴角上扬,眼中便有光芒闪动。在康主任的娓娓言谈中,后地村这片土地的故事传奇,后地大枣的前生今世在我面前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这是一方古老而祥瑞的宝地。现在的后地村主要有邢家庄、东滩、中滩、西滩四个自然村组成。建国后,为了便于管理建设,便把这四个自然村组成一个行政村,又因为这里地处灵宝县城背后,故而称之为后地村。早在旧石器时代,后地村邢家庄便有人类活动,至今村里还有古人类活动的珍贵遗存。说到邢家庄村,干部还给我们讲了古典武侠小说《三侠五义》中的一个故事:话说大清官包拯到民间巡察,驻驿馆于弘农洲(现灵宝老城村),遇恶人加害,被后地村邢家庄二位武艺高强的义士邢文龙、邢文虎兄弟所救,包拯为褒彰兄弟二人救命之恩,又感于二人武艺高强,便将兄弟二人改名为邢如龙、邢如虎。时至今日,二人还是邢家庄人的骄傲。村中至今还保留有一孔土窑,相传为当年兄弟二人所居。在沧桑岁月中见证着这片土地上黄河儿女的侠肝义胆。
    为了饱览后地的枣林风光,我们和村干部边攀谈边走出村委大院,一路迤逦向东。望着田野中一段草木葱茏的土坯,村干部说,当年女皇武则天,看黄河从这里西、北、东三方环流而过,枣林成片,山河形胜,便筹划在此修建一座宫殿,名曰:翠微宫。修建过程中,一次武则天前来查看,不小心被一种带尖的草叶刺伤,便随手将草尖掐掉。后经打听,此草名叫尖草,“尖”同“奸”,女皇觉得此地晦气,便下令停建翠微宫。自此,便留下了宫墙遗迹,后地田野那被女皇掐过的尖草草尖上便也生生世世留下了女皇指甲掐过的痕迹。村干部的故事刚讲完,同行的范女士便开始躬身在田陇上寻找那被女皇掐过的尖草以求验证,引得我们一阵捧腹。
    饱览着满眼枣林风光,秋风自耳畔飒飒吹过,望着那一处处芳草萋萋的土垄,不禁让人感慨。往事越千年,无论是秦皇汉武还是唐宗宋祖都归于岁月风烟,无论是宏阔王图还是雄起霸业都在岁月中零落埃尘,有的也仅是故纸一页的记载和流于民间真假难辨的神奇传说,而亘古不变的是脚下沉默不语但却生生不息的土地。
    “捏着软,吃着甜,踏扁了能复原”“每日食三枣,百岁不显老”。康主任望着枣林,俚俗的言语道出了后地枣独有的特点。她说,后地枣相比于新疆枣更劲道,久泡不散架,越煮味越长。而且,后地枣是做药引子的上品,更有有补气养血,延年益寿的功效,我们后地村80岁以上的老寿星就有将近50位。是什么原因造就了独特的后地枣?我随口问道。康主任说,是黄河岸边特有的的沙土地及黄河水在河床的千年沉积造就了后地枣。后地的沙土地下雨不沾鞋,我们这里的人下雨从不穿雨靴。但沙土不易涵养水分,不耐旱,最适宜种植枣树,土豆,花生,豆类。为解决作物干旱问题,我们已在耕地四周打了60多口机井,弥补了沙土缺陷,现在什么都不怕了。


    灵宝有三宝:苹果、黄金和大枣。枣子是灵宝一宝,枣树的种植在灵宝由来已久,而以后地枣子为上佳。据《三国志》记载,早在1800年前的东汉时期,灵宝已开始大量种植大枣,枣树是后地人的命根子,饥馑之年,枣子是军粮,更是后地村人续命的粮食。相传,五虎上将之一的美髯公关羽,为草莽布衣之时,便经常在后地打枣、收枣,然后贩运到山西等地。我想,那关羽手握青龙偃月刀,过五关斩六将,勇冠三国,那舞出天地英雄气的大刀的力道,恐怕也得益于在后地打枣时舞动长杆练就的功力吧。
    枣儿甜,甜甜的枣儿浸透的都是后地人的血汗。每年冬天上冻之前为保证肥力,都要给枣树施肥,还要剪掉“拐弯枝”、荒枝、枯枝以保证枣树成长的营养不分散。4月份枣树开花时节为防止红蜘蛛、螨虫等病虫害前后要打7次药。9月份采摘完后,为了便于储存,更为了春节时可以买个好价钱还要在烘炉里把枣子烘干。然后外销给湖北、山东、四川等地的客商。
    著名作家曹靖华诗云:”顽猴探头树枝间,蟠桃哪有灵枣鲜”先生的诗句没有半点虚美之词,着实是写尽了对灵宝大枣的赞美之情。走在后地村干净、整洁的村巷,看着家家户户院中那一个个烘炉,我想,那烘炉里不仅烘出的是甜甜的红枣,更是后地村人幸福甜蜜的好日子。如今的后地村人,在乡村振兴战略的滚滚春潮中,随着美丽乡村建设步伐的深入推进,在小小的枣子上做起了大文章。在传统散户手工制作枣干,枣丝等基础上,他们筹划吸引客商搞红枣深加工,在本地形成产业链。并要利用后地的历史文化资源和自然资源优势着力打造旅游乡村品牌。目前,村里的旅游接待服务中心已经建成,“黄河后地半岛田园综合体项目”正在申报筹划之中。
    一幅美丽、和谐、富裕的后地乡村画卷,正在古老黄河岸边的沙土地上徐徐展开。
    徜徉在后地的枣林美景中,不觉天色已向晚,邢家庄的枣树王还没看就该踏上归程了,后地的枣林在身后渐行渐远。回首间,秋风夕阳下的枣林是那般壮观迷人,我也似乎看到了那颗历经千年风雨的枣树王,它倚天拔地、虬枝盘曲、冠盖如云,默默地俯视着大地,诉说着光阴故事,祝福着这片土地。(高朋远 贾晓伟)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